車窗望

1年前

手術成功 病人死了



站在第三身角度,觀察自己的人性缺點,是一個既痛苦又奇妙的體驗,就像看著 X 光片,那出自於體內,應該很熟悉卻又很陌生的畫面,與你息息相關,然而無能為力。

例如自卑感。那種一直渴望得到讚賞,不斷不斷祈求獲得肯定的欲望,從好的一面看,是推動力,從缺點看,是幼稚,我都知道的。

說實在,「獲得別人稱讚」的本質,從太多角度而言,都是一種緣木求魚。

因為我們無法證明,別人的稱讚是不是由衷的稱讚,也證明不到他的稱讚是 Valid 的,不論是這個人有沒有稱讚的「資格」,又或稱讚是否足夠準確,以致圓滿地反映出我是值得如此被稱讚。然後,這個稱讚的時效性、地域性、非主觀的價值與意義等等等等,都充滿疑問,近乎永遠無法真正滿足,只會如倉鼠的永續跑輪圈,氣吁吁的又一日。

在社交媒體年代,Like 數代替了稱讚,然而所謂再客觀再具體的數字,也仍然無法解決上述問題。

「既然別人稱讚你,安安樂樂接受就好,要快樂與滿足是不應該想太多。再者,幾十歲人,還在乎有沒有人認同?」

所謂人性缺點就是這種了,可以很抽離的看到問題,然後那份來自內心深處的不安,那種糾結的怪異自卑感依然涓滴長流,不知何處而來,也不知何處以歸。

有一本書名叫《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聽說內容不怎麼樣,但書名本身已經是個精品。所謂「少年」對於我來說,就像是只看到病徵,卻看不到疾病,只知道自己不快樂,卻看不到背後的理由。現在看到了,也回不去了,談不上會治癒,更不再「仍是少年」。

(標題由編輯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