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珀赫德淚崩泣訴「酒瓶XX」過程 強尼戴普當眾施暴:X婦!

安珀赫德(Amber Heard)與好萊塢巨星強尼戴普(Johnny Depp)離婚後互控誹謗,如今開庭進入第四週。她5日(台灣時間6日凌晨)再次坐上證人席,聲淚俱下還原2015年在澳洲遭到強尼戴普「酒瓶性侵」的過程。更透露她從小活在爸爸藥物成癮的陰影下,當強尼戴普卻帶著岳父一起吸毒,讓安珀赫德相當痛苦。

▲▼安珀赫德(Amber Heard)聲淚俱下,還原遭強尼戴普(Johnny Depp)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再次親自坐上證人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指稱,強尼戴普有嚴重的藥物和酒精成癮問題,「他會不吃東西、不睡覺,整天吸古柯鹼和喝酒。」也由於強尼戴普每次酒醒都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因此安珀赫德開始會拍下他醉酒時的模樣,部分照片和影像也成為如今的呈堂供證。

▲▼安珀赫德(Amber Heard)聲淚俱下,還原遭強尼戴普(Johnny Depp)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強尼戴普出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表示,強尼戴普有極強的佔有慾,更會干涉她的工作。安珀赫德說:「他會說,我的女人不需要工作。某種程度上這聽起來很浪漫也很甜蜜,但事實上是一場戰鬥。每次我拿到劇本時,他總會問有沒有床戲?會不會穿裸露的衣服?」安珀赫德說,為了另一半,她拒絕了所有包含性愛、激烈接吻和浪漫元素的場景,也會要求穿著相對保守的服裝。

▲▼安珀赫德(Amber Heard)聲淚俱下,還原遭強尼戴普(Johnny Depp)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再次親自坐上證人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但即便如此,他們的關係還是逐漸惡化當中。安珀赫德從開始就強調,她從小生活在父親家暴和藥物問題的陰影下,這點強尼戴普也知情。她回憶兩人結婚那天,強尼戴普不在樓下和賓客寒暄,卻是跑到樓上的衣帽間,和安珀赫德的爸爸,也就是他的岳父一起吸毒。

安珀赫德說:「我試著叫強尼下樓,但他只是對我大吼『閉嘴』。」她痛苦地表示,在婚禮結束後,父親的癮頭又被開始,「他去買了更多的毒品。」安珀赫德也強調,她是親眼看到強尼戴普和自己的爸爸在一起吸毒。

▲▼安珀赫德(Amber Heard)聲淚俱下,還原遭強尼戴普(Johnny Depp)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控制遭到強尼戴普無數次家暴。(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表示,在這段關係中,「不管我做什麼,都沒辦法讓我停止被打。」儘管強尼戴普無數次清醒的時候向她認錯。為了改善這樣的關係,強尼戴普在2014年嘗試戒毒,但戒斷症況反而讓情況變本加厲。安珀赫德說:「他會打我巴掌,邊哭邊打,說從來沒有女人讓他受到這種屈辱。」

▲▼安珀赫德(Amber Heard)聲淚俱下,還原遭強尼戴普(Johnny Depp)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崩潰泣訴,當年遭到強尼戴普「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而對於安珀赫德曾經與另一名男星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的緋聞,更是讓強尼戴普火冒三丈。安珀赫德回憶,當時他們在飛機上,強尼戴普喝了酒、身上有大麻味,開始質問她兩人的關係,更在保鑣和助理的面前羞辱她是「蕩婦」,並朝她扔冰塊和餐具,甚至將安珀赫德一腳踹到地上,她崩潰泣訴:「這是我第一次在眾人面前被這樣對待。」

▲▼安珀赫德(Amber Heard)聲淚俱下,還原遭強尼戴普(Johnny Depp)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安珀赫德崩潰泣訴,當年遭到強尼戴普「酒瓶性侵」的過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讓她痛苦的回憶,還包括2015年她到澳洲探望當時在拍攝《神鬼奇航》的強尼戴普,卻遭到對方用酒瓶性侵。安珀赫德淚訴,她被壓在冰箱上,頭撞到某樣東西,而強尼戴普掐著她的脖子說「女孩,妳想跑嗎?」當酒瓶進入身體時,安珀赫德說:「我記得我當時很安靜,我一點也不想動。」

安珀赫德說,強尼戴普多次對她進行身體和性侵犯,通常是在他喝醉或吸毒時。強尼戴普之所以否認打過她,是因為他常常不記得自己在「茫」的時候做了什麼。強尼戴普與前妻安珀赫德這場關乎5000萬美金(約台幣14億)賠償金的官司,預計將持續六週。

小編推介

搜尋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