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窗望

香港思方學會講師,車窗望的Blogger,就像一輛不會停的汽車,望出去,一直是不會停的風景,生活、思考、遊戲,就是這樣。

「公眾係白痴」呢句說話有冇問題?



「公眾係白痴」呢句說話有冇問題?有,而且我認為至少有兩個。

(一) 視乎用法,好多時其實等於反民主

站在香港網民既語境,認為香港人係白痴、係港豬,早就成為好多好多人既共識,甚至一開口就以此為基礎立場,畢竟有好多明顯係白痴、愚蠢、自害既選擇,好多香港人會蜂擁咁去,跟風咁做,「群眾 = 白痴」可說係常識。

咁大家追求民主做乜?做乜爭取一人一票公民提名?點解反對袋住先?點解唔由社會各界精英,為大家挑選最好人選,然後再俾大家過下投票癮?

「選左長毛做特首點算呀?」呢句說話,十年前由建制派講出黎好正常,一貫令人反感,但今時今日睇到,你會唔會覺得建制派有先見之明?

對於好多人黎講,民主選舉並不是為了制衡極權,而只係試圖奪權同時又有道德高地既方式,正所謂「你掌權時我就講民主,自己掌權時就講能力」。

所謂尊重不同人既選擇,試圖放下自己,唔好睇到自己咁高,而係去理解人地既選擇呢種「民主精神」,比起公民提名,比起一人一票更加重要。

好多人習慣左只係睇標題就定性一件事,不求理解就即刻下結論,只講立場,不講對錯,只講情緒,不講理據,雨傘之後香港人的確離民主政治越行越遠。我地已經失去理解別人、團結可團結力量既傾向,講是講非反而最興奮。

(二) 句野流出黎,代表能力低下

一個黨既內部對話,會流得出黎,即係內部管理有問題,即係政治手腕貧弱,即係政治魅力已然消失,從內部崩壞。

不談民主,只談香港人政治傾向,一言蔽之就係「叻仔政治」,香港人確係可以不問立場,只要你做得夠叻仔,即係冇所謂公關災難,包裝得好,就會有好多人 buy。

我諗好多人唔會覺得「自己就係白痴一份子」,而係認為「我好OK,但其他人白痴」,所以唔會覺得 hurt;不過一個議員咁樣講出黎,我就會諗,講到咁白,佢以後仲點可能招聚到其他「白痴」呢?即係話佢已經失去招聚愚昧大多數既能力,咁「我呢d 叻人」自然就會捨佢而去。

舉例曾俊華,佢果句「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每一個人」毫無疑問係政治口號,而非實際可行 (例如不可能相信某特首吧?),但係政治就係咁,你包裝得好,凝聚到好多叻人幫你既同時,又包容到所謂「每一個人」,政治向心力就係咁樣凝聚出黎。非民選特首當如此,民選議員更當如此。

句說話本身,在香港問題算小,但處理手段近乎無能,呢個就最大問題。香港係崇尚叻仔政治,你唔夠叻仔,就要訴諸道德高地,連高地都冇埋,就只剩利益,即係建制派囉。

xxx

到底乜野係民主,真係個個月都有野學。

(標題由編輯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