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的標竿人生

一位平凡的80後,窮小子出生,價值投資學習者,熱愛音樂、運動和閱讀,享受生命,找到人生第一桶金後,努力向著第二、第三個「一百萬」進發,同時慢慢向著人生的多個目標和夢想進發,創造自己的一片天空。

這個「香港第一」,香港人值得高興?


早幾天,看到一則新聞,那是幾值得大家和年青人討論一下的。


在2016年1月23日,美國物業顧問機構 (Demographia) 發布了年度世界住宅可負擔程度的調查,香港樓價以平均家庭入息的18.1倍繼續冠絕全球,即以本地家庭平均年收入30萬港幣和現時樓價平均542萬港幣計算,一個家庭需要不食不喝18.1年才能買到一個居住的單位。”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是連續第7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以負擔的城市,此紀錄真的不知道是揚威國際,還是成為世界各地國家的人民茶餘飯後的一個熱烈討論的笑話?


這份報告共對全球406個城市就去年第3季度的樓價負擔能力進行調查並評級,調查以中位數倍數(Median Multiple)作為衡量樓價的指標。樓價中位數為家庭年收入中位數3倍或以下的為「可負擔」,3.1至4倍的為「中度不可負擔」,4.1至5倍的為「嚴重不可負擔」,5.1倍以上的為「極度不可負擔」。


在報告中,5.1倍以上的被定義為「極度不可負擔」,香港到達18.1倍,比「極度不可負擔」的水平更要超出3倍,如以中文表達,即是「極度」「極度」「極度」不可負擔,比第2名的悉尼(12.2倍)以及第3名的温哥華(11.8倍)高出一大截,真是在國際間威足七年,如此驕人成績實在叫生活在香港的一般百姓都要大叫一聲「有苦真是自己知」。


作為一名香港的年青人,這個「香港第一」,年青人可以埋怨?我認為我們絕對可以埋怨,現時亦有不少年青人天天都在埋怨,天天都在罵,這亦十分理解,但是埋怨或謾罵是解決不了事情,發洩完情緒,確確實實還需要返回理性中,既然現實是這樣,我們可以如何做好自己呢?

筆者都是年青人,我認為出來工作幾年就嚷著要買樓是不切實際的,要買樓還需要做好基本功,就是做好儲蓄的習慣。假如你沒有做好儲蓄的習慣,到樓價下跌到平均200萬,你拿不出20萬或40萬首期出來,確實是沒有多大的意思,你沒有做好本份,即使樓價再平亦不要抱怨買不到,只好怪自己消費太多,沒有認真做好理財計劃,沒有做好準備。

但現時香港樓價的問題是樓價去到一個「極貴」的水平,遠超一般人可承擔的水平。報告指出,現時樓價平均542萬港幣,你沒有聽錯,平均數是542萬一間房子(可能是一家建築面積500呎,實用350呎的房子),如你要拿兩成首期出來,就需要100萬,這絕對不是一般年輕夫婦工作五年八年可以儲到的金額。

「成功需父幹」是沒有錯的,如你有個「好爸爸」,上車不是難度!但如果你沒有一個「好爸爸」,你就要結了婚都要繼續留在家中住,如你好彩,家中沒有太多兄弟姊妹,你還可以屈就在家中住個幾年,但你的父母或岳父岳母會間中說說:「阿邊個邊個又買到樓了,層樓又升了多少,為何你們還買不到!?」比較的聲音間中或經常會在你耳朵漂過。但若你家中本已比較擠逼,你就只好出去租樓,每月乖乖地上邀一萬元給「資產擁有者」,如你太窮,就$5000租個劏房好了,不要提生活質素,有床位給你們睡覺已是很好的了。


「香港有公屋,年青人可以去申請呀!」筆者身邊大多的朋友月入都有一萬多元,一些年輕的夫妻朋友兩人月入都有兩萬多三萬,在香港一般年青人或新建的家庭有這個收入都是很正常。不過,如果你有這個收入水平,公屋就不受你玩了,你根本沒有資格排公屋。公屋都是被一些「真正有需要」的人排,「有能力」的年青人當然不用排公屋吧,不好意思,就算一些年輕人想排也沒有資格。


筆者身邊一些已結婚的朋友,有能力的,都強行上樓了,之後就乖乖地努力工作二十年,為供斷層樓而努力,好好做個「工資奴」,有大有細還有樓要供,還講什麼理想或目標,一年不工作都不行。很多未有能力的,一是繼續逼在家中,與家人父母住,聽到不少朋友分享都有不少的居住的磨擦和問題,生活好像並不快樂;另有很多都出來租樓住,家庭一半或三分一的收入都拿了去交租,能儲蓄到的可想而知,每月交租令不少想擁有自己「安樂蝸」的年青夫妻,目標愈走愈遠。有些朋友更極端,結了婚,都因沒有找到一個好的住所而分開住了。


香港會埋怨的年青人不少,我亦很理解身邊朋友的情況,這篇文章我亦無意加入「埋怨大軍」。我只想分享,香港仍有不少有目標有夢想的年青人,他們可能有個少少的夢想,就是與喜歡的人建立一個家,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為美好可見的將來而努力,奈何在香港,樓是用來「炒」的,不是用來被人「住」的。



在此,與不怕困難,仍然堅守自己的「本份」的年青人互勉之,你並不孤單,至少還有我,在沒有「好爸爸」的幫助下,不去埋怨太多,由做好自己的理財計劃開始。



最後,這個「香港第一」,香港人值得高興? 筆者認為沒有什麼值得可驕傲的,而是整個社會需要好好去反思的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