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打手村|月入過百萬】踢爆!地政總署曾發清拆令 廈村鄉僭建屋獲放生改建食堂

一間位於元朗厦尾路的食堂「廈村鄉鄉事委員會至尊東閣」(前稱︰厦村鄉鄉事委員會員工飯堂,總面積超過過萬呎的食堂),飯堂建築在政府土地和農地之上,就在元朗厦村鄉鄉事委員會旁邊。《壹週刊》追查發現門市和外賣生意十分火旺,在疫情下,食堂生意每月高達過百萬元。

離譜的是,食堂早於2015年被地政總署發出清拆令。清拆令內容指地段違反政府租契條件,指有關地段的構建物屬未經批准而搭建,需於28天內拆掉違契構築物,如在限期屆滿後,有關違契構築物仍在該地段上,地政總署可重收該地段而不作另行警告。

然而,政府部門不但沒有執法,而且食堂更一步步獲政府放生。僭建屋離奇在2016年獲城規會通過更改土地用途,成為廈村鄉鄉事委員會員工飯堂,准許鄉委會員工使用,現時,食堂更獲准對外開放。

而從2011年起,廈村鄉鄕事委員會主席正是由元朗猛人鄧勵東,綽號「田雞東」擔任。去年721恐襲,有報道廈村鄉派出最多白衣人打手,無差別襲擊市民。

疫市旺場 月入過百萬

網上資料顯示,食堂的營業時間為早上7點至晚上11點。據本刊記者多日到現場觀察所見,發現由於厦村鄰近較少食肆,因此吸引附近一班地盤工人,以及街坊光顧。食堂一個午餐平均售賣50元,限聚令下,以每張枱以容納8人為例,每張枱可做到400元生意額,食堂擺放了約22張枱,以做兩輪生意計算,每日午市生意額有17,600元,加上食堂約有100個外賣訂單,外賣生意佔5000元,保守估計,一天午市收入至少有22,600元,每月午市生意額達678,000元。

晚市方面,一碟小菜加上啤酒,人均消費約125元,就算晚市只做一輪生意,已經有22,000元收入,每月晚市生意約660,000元。

午市加上晚市生意,食堂每月的生意額可高達1,338,000元,而食堂每月只需向政府繳交4萬多元租金,可見食堂近乎無本生利,認真和味。

圍村生財方程式︰先霸地後申請規劃

最新文件顯示,政府批出1380平方米土地予食堂,當中有500平方米為政府土地。

但早於2015年12月,食堂已被地政總署發信指該地段違反政府租契條件,有關地段的構建物屬未經批准而搭建,需於28天內拆掉或移走違契構築物,如在限期屆滿後,有關違契構築物仍在該地段上,地政總署可重收該地段而不再另行警告。但業權人不但無視地政總署發出的清拆令,2016年更反向規劃署提出臨時規劃申請,成功獲批,成為厦村鄉事委員會員工飯堂,為期3年。2017年,地政總署則批出短期豁免書。直至2019年,規劃署再度批出臨時規劃申請,為期同樣是3年,並准予對外開放食堂。本年4月,食環署為食堂簽發為期半年的暫准普通食肆牌照。

而為何本是非法的僭建物,卻可以一步步向各政府部門成功申請成為「攞正牌」食堂?本刊多次向地政總署查詢,署方沒有正面回應,只稱會追討發出豁免書前的地租。至於申請人誰是?豁免書內容是甚麼?批出豁免書的相關準則是甚麼?為何地政總署發出清拆令後沒有執法並跟進個案?2016年地政總署為何沒有反對規劃署更改土地用途?2017年為何批出豁免書?地政總署沒有回覆更多細節。

向食堂負責人與鄉委會求證

文件顯示,食堂負責人是一名名為鄧漢傑的男子,記者其後到事發食堂求證,一名男子自稱食堂負責人,並指出自己已經「拎晒牌」,而對涉嫌在食環署批出食牌前,無牌經營一事,食堂負責人則拒絕回應,更惡言相向,「為甚麼問我?我為甚麼要回應你?你又不是律師,又不是警察。求甚麼證?我有權不回應你,痴X線」。

厦村鄉鄉事委員會速「割席」

記者事後再到厦村鄉鄉事委員會查證,鄉委會人員承認,早年曾協助為食堂營運,但聲稱沒有收取任何租金或利益,「因為最初我們是一心是我們的員工飯堂,讓他服務人,後來演變成他覺得應該要拿牌運作,後來他拿到牌,就沒有改名」。但網上圖片顯示,食堂早於本年3月改名,由前身的「厦村鄉鄉事委員會員工飯堂」改名為「廈村鄉鄉事委員會至尊東閣」。至於為何轉名後依然保留「厦村鄉鄉事委員會」八個字,本刊無從稽考。

霸地問題 長期存在

新界鄉村土地一直以來都存在霸地問題,但政府部門往往執法不力以及出現漏洞,經常處理新界鄉村環保個案的譚凱邦議員指出「以往一些個案,就是在自己的土地上非法傾倒污泥或破壞周邊環境,其實有些規劃部門或執法部門要求更正錯誤,但慢慢發現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土地擁有人即時向城規會申請一個更改土地用途或臨時土地用途的申請,令一些明明是非法、違法的事,突然間就變成猶如合法般」。

譚凱邦議員坦言「若容讓這種思維管理新界的土地,就等同於不斷違規的情況、棕地,不斷擴張,所以多年來,新界土地部份範圍是一個胡亂不堪,地權不清,違規霸佔,長期存在,就是因為政府執管不力」。他認為政府應成立跨部門小組處理新界土地問題。

政府行政失當

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指,該個案明顯是先霸後租,然後規範化,政府有「鬆章」之嫌,而且嚴重程度比起一般情況高,「他佔了附近的官地,霸地後,政府繼續批租,同時間其實是用來做生意,再嚴重的情況是他在路邊公然佔用一些政府土地資源」。陳劍青認為,香港的土地管理往往不清,「你見到現在香港的地政管理是把權力交給地區地政的主任,他們會決定地究竟是收回還是豁免,一直以來都被審計署報告或民間批評執法標準不一,亦沒有一個透明化的公開標準,這是不可取,甚至是我覺得是行政失當」。

同時,陳劍青亦指出政府另一個弊病,政府長久以來,沒有追討霸地人霸地多年的市值租金,「我們看到陶輝的情況,他霸佔後面的私人後花園,其實現在政府的做法或他自己的做法是拆卸圍牆,政府沒有追討他霸地多年,令到香港公帑損失的市值租金。」

元朗厦村 鄉黑集中營 721打市民

元朗厦村鄉,最為人熟悉的是721當日,疊馬派出4架旅遊巴士,約300名白衣人參與元朗西鐵站721事件,毆打無辜市民。而元朗鄉委會主席正是現年62歲,綽號「田雞東」的鄧勵東。有傳12年,「田雞東」有份出席小桃園飯局,支持689,多次奮身挺梁。

而獲委任元朗區議員(當然議員)的「田雞東」本月12日參與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席的區議會時,「田雞東」對「鄉黑」一詞極為反感,更怒氣沖沖說「如果話鄉黑,我叉佢老母啊!」

來源:壹週刊

 

小編推介

「占卜測試」你靠什麼活着?今生你最大的動力來自哪裡...

《 動力 》 今天我們繼續來探索自...

塔羅牌占卜近期運勢:預測你最近需要注意哪些事情?

人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果能夠...

阿薇塔羅——塔羅占卜:心中默念愛人名字,測TA對你...

很多人在感情中總會患得患失,很想知道...
搜尋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

關 閉 視 窗